重走二方面军长征路61-榜罗镇,决定“以陕北苏区来领导全国革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4-29 22:20: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鸳鸯镇出发,经过文峰镇后,就进入通渭县的地界了。通渭,是一片热土!19358月至193610月,四支红军长征队伍(红二十五军、中央红军陕甘支队、二方面军、四方面军)先后经过通渭县,足迹密布县境。

红军长征先后经过通渭县境,由于分散行军,红军的足迹踏遍了全县23个乡镇的80%左右的村庄。红军先后在通渭县城、第三铺、盘龙山、碧玉、上店子、马家营建立了苏维埃政权。

1935年8月13日,红二十五军在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率领下,经过秦安县魏店、龙王庙进入通渭县东部的新景乡,很快过境进入静宁县县境。

1935年9月26日,陕甘支队(一方面军)自陇南武山县之鸳鸯铺出发,以急行军通过国民党第一一三师、一一四师、一一八师设防的渭水封锁线,由武山费家山、水沟经榆盘进入通渭县西南境内,又以急行军经过蒲家山、史家庙、许家坪道、涧滩村到达通渭榜罗镇,29日经过第三铺、温泉到达通渭县城。10月2日凌晨,经过休整的陕甘支队从通渭县城出发,分三路分别迂回到静宁的四河而进入了静宁县境。其中左路贴近北城铺、义岗川,右路经过了寺子川。

1936年9月,由武山进入通渭榜罗镇的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3日从榜罗镇一带出发,6日,兵分三路向通渭县城挺进,九十三师先头部队于7日拂晓占领通渭县城。25日撤离通渭县城,撤至张家山一。26日先到甘谷县礼辛镇、又到通渭毛家湾宿营。从9月28日起,四方面军开始实施以会师为目的的“通庄静会战役计划”,30日,四方面军主力向通渭挺进,4日,三十一军先头团再次攻占通渭县城,而九军抵达榜罗镇。10月5日,四方面军总部抵达通渭县界,8日经马营镇进入会宁县境。在榜罗镇会议纪念馆的图示中,四方面军在通渭的行军路线比较分散,有一部是走通渭县境西部,即从榜罗镇到什川,向西进入陇西县境又返回,直向北经过黑燕山、华家岭(发生战斗)后再进入会宁县境(应是后卫部队五军的路线);四方面军另外一部路线与陕甘支队的近似,走通渭县境中部,从榜罗镇经过第三铺到达通渭县城(应是三十一军),再经过北城铺、义岗川,进入会宁县境;四方面军还有一部路线走通渭县境东部,从通渭县城往东经过碧玉后再往北,再经过陇山、寺子川,进入静宁县境。(但该图示遗漏了三十一军九十三师在甘谷县的路线。)

1936年10月12日,二方面军进入通渭县境,以贺龙、萧克为正副总指挥,任弼时、关向天为正副政委,率总指挥部、二军、三十二军经武山县榆盘镇进入通渭,经过毛家店、榜罗镇、第三铺,扎营坡儿川和马营一带,贺龙住马营镇大王庙,经过4天休整后,经北城铺、路过义岗川,于17日进入会宁县境内。由陈伯钧、王震率领的第六军则是经常家河、李家店、马家店,于14日到达通渭县城附近的东峡口、吴家川、陇阳、陇川一带,15日经吕阳铺抵达蔡家铺,于17日进入静宁县县境(一说17日过金牛河进入会宁县境)。

我们在通渭县的乡道上,曲曲拐拐的行驶了几十公里到达了榜罗镇。好在导航仪认识这段路。一路上还是延绵不断的梯田。到了直行去马营、右转去榜罗(3km)的岔路口,就得右转了。

路口右转后下坡3km,就进入榜罗镇了。榜罗镇是通渭县的四大镇之一,经济文化比较发达。“榜罗”一词系吐蕃语音译,一说为“盆地”,其原意为“骡马市场”或“商贸口岸”,榜罗镇远在汉代以前就商贸繁荣;另一说,是以前修建集场时工地上要竖立高竿,高竿上绑铜锣,用以敲锣招呼上下工,集场建成后,就取名“榜罗”以示纪念。

榜罗镇现有榜罗镇红军长征纪念馆,榜罗镇会议会址,榜罗镇会议纪念馆,榜罗镇连以上军政干部千人大会会址,榜罗镇将帅住宿一条街等长征遗迹遗址。

根据《百度》上的归纳,榜罗镇红军遗址遗迹总体划分为三类六种,近90处。一是遗址类,包括当时的榜罗小学址(中共中央常委会议旧址,毛泽东、张闻天住宿旧址),占地77平方米;打麦场占地1800平方米;二是红军宿营地类包括首长驻地、警卫团驻地、红军一条街(街头有牌子)。首长驻地有16处,即邓小平、周恩来、彭德怀、王稼祥、贺龙、林彪、萧克、杨尚昆、叶剑英、博古、任弼时、罗荣桓、张云逸、聂云臻、陆定一、肖华、关向应等住宿旧址,其中王稼祥、陆定一住宿旧址公布于一处农户院落内。这些故居均系清末民(国)初时期修造的土木结构民居。红军警卫团住址分布于镇中碉堡内,现为五户民居。红军住宿一条街在榜罗镇北街,长100余米,沿东西两侧有206间房屋,建筑面积3462平方米,现为85户农户住房;三是长征路线遗址一处,即红军长征出入境榜罗的路线,从镇南入境,镇北出境。

进入榜罗镇,就能看见路右侧的栅栏墙、广场、枝繁叶茂的独立大树(核桃树)和榜罗镇会议纪念馆。1979年完成了榜罗小学的搬迁及重要遗留文物的征集工作,在原址修建了榜罗会议纪念馆,将昔日的学生操场、打麦场改建成3000多平方米的红色广场,在榜罗会议纪念馆后面复原了毛泽东、张闻天住宿旧址。

我们在纪念馆前的广场上停车,回身就看见栅栏墙上的大幅红底黄字标语“中共中央政治局榜罗镇会议决定将红军长征落脚点放在陕北是使红军从此走向胜利的转折点是长征史上的丰碑”。

榜罗镇会议纪念馆是一座2层的建筑,外观像红土似的色调。馆名“榜罗镇会议纪念馆”由四方面军的长征女红军、谢觉哉夫人王定国题写。

1935926日陕甘支队到达时,榜罗镇国立小学为中央领导提供了大量的报刊杂志,毛泽东和中央其他领导人在小学内详细阅读了许多报纸杂志,进一步了解了当时全国形势和陕甘苏区的情况。在《中央日报》、《西安报》、《晋阳日报》、《大公报》等报纸上,了解到日本侵略我国北方的形势以及红二十五军已与陕北红军会合的消息。此前在哈达铺了解到的在陕北有红军根据地的消息得到进一步证实。当日,陕甘支队主力在榜罗镇休整,检查了群众纪律,进行了去陕北的政治动员和物质准备。当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榜罗镇召开了由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秦邦宪五名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最高领导人参加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榜罗镇会议)。

榜罗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

1935年9月27日晚,在原榜罗国立小学校长办公室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博古参加。会议在毛泽东主持下,主要分析讨论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的形势和党中央今后的战略方针,会议指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日益加剧、民族矛盾不断上升,会议坚持北上抗日的方向、根据形势的发展变化,改变了9月12日俄界会议提出的到邻近苏联的地方建立根据地的行动方针,按照哈达铺会议确定的行动方针,决定将中共中央和长征的落脚点放在陕甘苏区,以陕甘苏区作为抗日的前进阵地和领导中国革命的大本营。会议还决定派一支部队与共产国际联系,取得国际的技术援助。

“榜罗镇会议”被誉为是红军长征和中国革命继“遵义会议”以来的第二次具有转折意义的重要会议。

会议重申了我党北上抗日的总方针(1934年7月1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出《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指出:“苏维埃政府与工农红军不辞一切艰难,以最大决心派遣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开展民众的民族革命斗争,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发出了“我们要到抗日的前线上去”的伟大号召,从而使党和红军北上抗日的方针得以最终实现。

会议确定了红军长征最终的落脚点,选择了领导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在榜罗镇会议最终决定到陕北落脚之前,红军的战略目的地曾经有过7次大的抉择和变更。特别是党中央同张国焘分道扬镳,率一、三军团单独北上后,一个紧迫的问题提到了决策者的面前:张国焘南下是逃跑,我们北上是为了抗日,那么到哪里去实现北上抗日的战略方针呢?榜罗镇会议在俄界会议所确立的向甘东北和陕北前进方针的基础上,决定将中央红军长征的落脚点放在陕北。这是红军长征走向最后胜利的一个关键转折点。事实证明,把陕北确定为中国革命的大本营,保存了红军的基干力量,使中共中央和红军主力转移到了抗日战争的前沿阵地,获得了战略转移的立足点和开创新局面的出发点。

毛泽东谈榜罗镇会议(摘自《毛泽东年谱》):榜罗镇会议改变了俄界会议的决定,因为那时得到了新的材料,知道陕北有这样大的苏区和红军,所以改变决定,在陕北保卫和扩大苏区。在俄界会议上,想在会合后,带到接近苏联的地区去,那时,保卫和扩大陕北苏区的观点是没有的。现在我们应批准榜罗镇会议的改变,以陕北苏区来领导全国革命。

《张闻天年谱》(摘录):榜罗镇会议“改变俄界会议关于接近苏联建立根据地的决定,确定将中共中央和红军的落脚点放在陕北,保卫和扩大苏区,以陕北苏区来领导全国革命。”

在榜罗镇会议上毛泽东还说到,我们已经过了两个关口——腊子口和渭河,现在还有一个关口,就是在固原和平凉间的一条封锁线。这将是我们长征的最后一个关口。贾拓夫(到瑞金出席“二苏”大会的陕北苏区代表、后随中央红军长征)还向大家介绍了陕北根据地和刘志丹的情况。

1979年,完成了榜罗小学的搬迁及重要遗留文物的征集工作,在原址修建了榜罗镇会议纪念馆。我们进去参观。

走进榜罗镇会议纪念馆,正厅里是榜罗镇会议参加人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博古(秦邦宪)迎面走来的塑像。

纪念馆的陈列室里陈列着红军在榜罗镇期间遗留下的标语,背篓、子弹箱、文件袋、水瓢、面杖等珍贵文物260余件(磕碰得变了形的水壶,锈迹斑斑的子弹、飞机、手雷,被红军战士的手和肩磨得溜光的扁担、背篓、提篮……那书写在墙上、门窗上字迹斑驳的“取消中央军的厘金”、“取消一切苛捐什税”等各种宣传标语……),其中有国家一级文物2件,国家二级文物3件。非常珍贵的是,如今已有90多位老红军、老将军为纪念馆题词。尤其令人难忘的是,20044月从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梁方方老人手中寄来的那个沉甸甸的包裹,里面是52位长征时到过通渭的老红军战士给纪念馆的题词和一面标有红一、二、四方面军字样的红旗上的亲笔签名以及他们的照片、简历等。

出了纪念馆大门,面对着的就是中央红军连以上干部会议会址——大核桃树周围的一块空地,还不忘象征性地堆放了几垛麦秸杆,表示这块空地原来是国立小学校门前的打麦场。当年开会时细雨迷蒙,场上那棵大核桃树为红军遮风挡雨。如今,核桃树依然枝繁叶茂,独立遮荫。

1935928日清晨,在蒙蒙细雨中,陕甘支队在榜罗镇小学校门前的打麦场上召开连以上军政干部大会,即中央红军连以上干部会议。这个会议也叫做榜罗镇陕甘支队连以上军政干部千人大会。曾任红军报务工作的杨定华在其所着《从甘肃到陕西》,也描述了这次干部会议的情景,其中说“到会者约千数百人”。

如今在绿地边上,竖立了一个红色的《中央红军连以上干部会议旧址简介》说明牌,说明牌全文:1935年9月28日清晨,中央红军陕甘支队冒着细雨,在这块打麦场上的这棵核桃树旁召开了千余人参加的全支队连以上干部会议。当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彭德怀、林彪等领导人进入会场时,全体起立敬礼,会场响起热烈掌声。毛泽东首先登台作报告,指出了日本侵略我国北方的严重性,介绍了陕北根据地和红军的状况。分析了北方可以成为抗日新阵地的政治经济条件,提出了要避免同国民党军作战,迅速到达陕北苏区集中的方针。毛泽东在讲话中满怀信心地宣布:我们要到陕北革命根据地去,我们要会合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军的同志们去。陕甘革命根据地是抗日的前线,我们要到抗日前线上去!任何反革命都不能阻止红军去抗日。毛泽东以洪亮的声音号召:同志们,努力吧!为着民族,为着中国人民不做亡国奴,奋力向前!红军无坚不摧的力量,已经表示给中国、全世界的人民看了!让我们再来表示一次吧!同志们,要知道,我们的人数固然比以前少了些,但是,我们是中国革命的精华所萃,我们担负着革命中心力量的任务,从前如此,现在亦如此!我们自己知道如此,我们的朋友知道如此,我们的敌人也知道如此!毛泽东同志气势磅礴、鼓舞人心的讲话,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位指战员的心,讲话结束时,全场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在会议上,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张闻天、司令员彭德怀、副司令员林彪分别讲话。这次大会使广大指战员受到一次深刻的政治教育,为进入陕甘革命根据地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这次会议是“进军陕北前的总动员”,正式吹响了进军陕北的号角,拉开了以陕甘苏区做为领导中国革命的序幕。

离大核桃树不远,修建了一个以会议召开情景为背景浮雕的舞台。

尽管秋雨萧瑟,但干部大会后,各连队立即召集党的支部会和军人大会,研究贯彻会议精神的措施,提出整顿军队风纪,做群众工作,扩大新战士,进行宣传等具体要求。各大队还书写、张贴了“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红军是帮助工人农民谋利益的军队”“消灭国民党一切苛捐什税”等标语。

陆定一写有《榜罗镇》一文(节选):

昨晚通知,今天清晨五点,开全支队连以上的干部会。所以挑选这样早的时间,是因为避免国民党飞机的轰炸。这些飞机总是九点钟以后在天空出现的。

蒙蒙的细雨,天还没有完全亮,一切都还是暗沉沉的,连稍远一点的房子都遮在阴暗的雾里,更不用说四周的天色。……。街上的许多房子中露出灯光,住在那里的同志,大概已经起身,匆匆到会场上去了。

这是一个露天的空场,是晒麦的场子。四周围着矮矮的土墙,两个角上堆了两大堆麦草,两堆麦草的中间,放了一张桌子,几个小凳子,桌子前面就排着到会者的座位。这是一捆捆的麦草,以桌子做中心拼成的弧形。那么一条的弧形,就像半个水浪,向外开拓出去,直到矮墙为止。

……

在会议上,支队政治委员毛泽东同志,司令员彭德怀同志,党的书记洛甫同志和副司令员林彪同志,都讲了话。好在飞机不能来,我们是尽有时间的。

“这样的会,是二次战争以来所没有开过的。……我们经过了藏人区域,在那里有青稞麦子,雪山,草地,我们受了自有红军以来从未有的辛苦。……我们突过了天险腊子口。我们重新进入了汉人区域。我们渡过了渭河——姜太公钓鱼的方。……现在,同志们,我们要到陕、甘革命根据地去。我们要会合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军的弟兄们去。陕、甘革命根据地是抗日的前线。我们要到抗日的前线上去!任何反革命不能阻止红军去抗日!……我们出了潘州城以来,已经过了两个关口——腊子口和渭河。现在还有一个关口。……同志们!努力吧!为着民族,为着使中国人民不做亡国奴,奋力向前!红军无坚不摧的力量,已经表示给全中国全世界的人们看了!让我们再来表示一次吧!同志们,要知道,固然,我们的人数比以前少了些,但是我们是中国革命的精华所萃,我们担负着革命中心力量的任务。从前如此,现在亦如此!我们自己知道如此,我们的朋友知道如此,我们的敌人也知道如此!……”

纪念馆侧后方有一个院子,院子里面是革命文物陈列室和榜罗会议旧址、毛泽东住宿旧址、张闻天住宿旧址。革命文物陈列室是后来修建的,门前两棵碗口粗的松柏是胡耀邦寄来的树籽长成的。


陈列室里的一面墙上是陕甘支队及其直属纵队的领导人照片(共34人)。

当年举行榜罗会议的校长室完整地保持着当年的原貌。


毛泽东住宿在校长室左边的偏房。校长室右边另有一间房是张闻天住宿的,当时是学校的图书馆。

我们走出纪念馆所在的院子,临街的一座古色古香的门是纪念馆院子原来的正门。

雨越下越大,我们冒雨只能在榜罗镇里大概转了转。榜罗镇镇中的一条老街,两边全是旧式的店铺与民房,基本保持着当年的风貌,街头有一块巨大的牌子,上写“红军一条街”,也称为红军将帅住宿一条街,有红军总政治部旧址及一些领导人的旧居。此街位于镇区北街,长100米、宽812米,保存较完整,街区两侧留存有清末民国初期的民居和商铺36处。

我们事先进行了资料准备,但理解为领导人的旧址都在“红军一条街”上,其实不然,这条街只是邓发、杨得志、肖华等领导人住宿过的街道,其他领导人旧居散布在榜罗镇多个地点,达十多处,计有周恩来、博古、彭德怀、王稼祥、林彪、聂荣臻、叶剑英、张云逸、杨尚昆、罗荣桓、肖华、邓小平、任弼时、贺龙、萧克等旧居。这些旧居现在均是当地民居院落,仍由房主居住使用。多数民居院落基本保持原貌,为土木结构单面坡房屋,属陇中地区典型的清末民国初期民居建筑,部分院落建筑被拆除或改建。我们没有“向导”,也就没有找到贺龙、任弼时、萧克等的旧居旧址。

榜罗镇西南边有座圆嘴山,原来山上建有供奉观音、菩萨的庙宇。长征时期,毛主席曾站在这里俯瞰榜罗镇全境,指点北上陕北的线路。至今,山顶上还有毛主席当年的“拴马树”。十多年前,当地群众就自筹资金在山上塑起了一尊毛主席铜像。如今,当地民间自发集资在圆嘴山上建起了颇有气势的仿古建筑,塑起了镀金的红军领袖像和十大元帅像。

因为冒雨行走,我们没有看见当年红军的饮马池。

离开榜罗镇时,我们特意在山坡高处远观镇中的当年中央警卫团驻地旧址,就是那个长了许多树的圆形土围子。这确实是一个便于观察、便于发挥火力的位置。

当年中央警卫团驻地已有了复原图。我们盼望再次到来时,这处旧址将会复原!

榜罗镇也是汉代夫妻诗人、五言诗创始人秦嘉、徐淑的故里,现在的“鸳鸯夫妻”合葬墓还保存完好。

离开榜罗镇,我们跟随红军继续前进,往通渭县城方向。


(长按此二维码即可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